一品三帝

芳馨得了方锦书的吩咐,见韩娘子来了,忙上前请了安并带她进去

对于父母的这番打算,褚末也才刚刚知道。

他回房净了面,听完小厮的回禀,沉吟片刻问道:“你是说,母亲下午去拜访了方家大太太,坐了足足有一个半时辰?”

“是的,少爷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他把净面的巾子交给小厮,道:“这件事,先别说出去。”

若不是为了自己的婚事,母亲怎么会突然会去拜访方家。再结合母亲之前的一些安排,褚末在心头就明白了七八分。

原来,母亲替自己相中的妻子,竟然是她吗?

想到这里,褚末不由有些出神。

那如红梅一般孤傲绽放芳姿的女子,对自己不假辞色的女子,好像,真的不错?想到这里,他的唇边浮起一个浅浅的笑意来。

“少爷,”一名装束清雅的丫鬟端着一个托盘进了屋,将一小碗粳米粥放在桌上,道:“太太说了,让趁热喝。”

褚末习惯在夜里作画,褚太太便让人每天晚上都变着法子给他熬粥养胃。

听见她的声音,褚末才回过神来,道:“放在那里就好,我一会喝。”他的侧脸上,还带着方才那抹浅笑,如春花一般纯净又沁人心脾。

纵然每日都见到他,丫鬟也觉得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,忙行礼告退。

在褚末身边,除了贴身小厮、长随,还有几名丫鬟伺候。

褚太太一早就告诫过这几个丫鬟,谁要敢勾得爷们做错事,立刻打了板子卖出去。不论这其中是谁的问题,一律按此办理。

另外又说,若好生伺候着,等褚末娶了妻,她们也就都有成为通房、甚至妾室的可能。

胡萝卜加大棒,乃亘古不变的法子。有这样的震慑,又有了盼头,这几个丫鬟无比安分。都暗暗在心头告诫着自己不要犯傻,不要做出让自己懊悔终身的错事来。

被她这么一扰,褚末断了思路。

喝完了粥,他推开了窗户,站在夜风中。冬日风凉,却不知道从何处传来幽幽香味,钻入鼻端。这让他在不经意地间想起,那日在红梅树下渐行渐远的背影。

那副画被方梓泉收走,可在这夜色中,当日的情景却越发清晰。

他铺开宣纸,提笔在纸上挥洒起来。几息之间,便勾勒出那个女子的背影,以及上方肆意盛开的红梅。

看着一气呵成的这幅画,他满意的笑了起来。和当日那副相比,他更满意眼下这幅。场景虽淡,那女子却益发鲜活。

方锦书,你会是我的妻子吗?

褚末在心头暗自问着自己,没发现在这一刻,他的心神竟全然被她所占据。

少年的心,在听闻了这件事之后,便上下起伏不定。有了希望,知道这个女子和自己可能有的羁绊,他便安稳不下来。

热热闹闹的新年,已经没剩下几天。

这个时候,京里大大小小的商铺都陆续开了,掌柜伙计们盘点着店铺里的货物,为新年新张做着准备。

广盈货行里,季泗水将柜台里的货物查看了一遍,才回转后宅,跟韩娘子商议道:“我思虑着,做一份册子出来。”

货行主要考验眼力,对京里时兴物件的理解和把握。而他们走的是高端路线,每一样都是精品,很多都只有一两件,卖掉之后就找不到另外的。

这样一来,利润固然可观,但总量却上不去。

按他们这样经营精品的法子,注定了不可能大量囤货。

所以,季泗水一说图册,韩娘子便知道他的意思。点点头道:“相公说得是,按图样定制,我们也不至于心有没数。”

“只要交了定钱,我们就可以每个月采购。”论起做生意来,季泗水虽然入行晚,也慢慢摸到了其中的门道。

“这件事,还是得去问问四姑娘。”韩娘子沉吟片刻,道:“我这就让人递拜帖去。”眼下广盈货行最赚钱的货品,都是方锦书所指点。

在两人的心中,这都是站在她背后的那位前辈高人的缘故。

“不急。”季泗水道:“我就这么一说,你着急什么?待你坐稳了胎再说。”

韩娘子摇摇头道:“这明明有事,我又不是瓷娃娃。坐轿子来回,有什么干系?一是图册的事,一是皇商之事,都需要及早筹谋。”

“若耽搁了,很有可能就是一年。”

每年的皇商牌子通常都在四月份左右发下来,眼下虽然才正月,但假设有心要做成此事,这会必须就要开始筹谋了。

宫里物品的采买,分得很细。细致到诸如首饰,都会分为钗、簪、绢花、原石等等不同的品类。而这些品类,有时是一家皇商,但更多的是好几家,每家各负责其中一类。

广盈货行只是个新成立不久的商行,论门道、资历都远不如做惯了的那些皇商。若时间上再迟了,恐怕这一年真的就过去了,得等明年。

季泗水心头也明白这个道理。

争皇商的位置,并非为了做生意获取利润,而是为了打通宫里的门路。他也想尽快解决那件大事,两人才能安心过日子。

“那这样,”他迟疑片刻,道:“我明儿送你去,这样心头也安心一些。”城里人多,就怕万一冲撞了。

两人说定之后,韩娘子便着人去给方锦书递帖子。

翌日,季泗水护着她到了方家侧门,扶着她下了马车,叮嘱道:“我就在车里候着,你走慢些。”

韩娘子柔柔地应了一声,扶着丫鬟的手朝里面走去。

芳馨得了方锦书的吩咐,一早就候在二门处,见她来了,忙上前请了安,引着她往里走去。

“姑娘,韩娘子来了。”芳菲进来禀道。

方锦书放下手中书册,看着走得小心翼翼的韩娘子,心头闪过一丝明悟。起身迎了上去,笑着问道:“韩娘子可是有了身孕?”

她怀胎还不足三月,怀相不显,眼下体型肥胖根本看不出来。只这走路的姿态,透出来她的小心翼翼。

“这都能看出来?”韩娘子笑道:“四姑娘果然是蕙质兰心。”

方锦书抿嘴一笑道:“这么明显,怎么就看不出来了。”说着,忙让芳菲前去帮忙扶着,让她到了屋中的软榻上坐下。

原标题:芳馨得了方锦书的吩咐,见韩娘子来了,忙上前请了安并带她进去

原文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