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人手术台喊痛 病历却写麻醉满意 家属认为是麻醉师主观所为:故意打错位置让老太太痛

2023-06-16 11:02:29

  74岁老太一场妇科手术,经历刻骨铭心的痛苦。

  赵女士称母亲术后恢复查,靠打止疼针才能睡一会

  6月14日,老人的女儿赵女士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,母亲手术台上大喊"痛死了",麻醉师却让老人闭嘴。赵女士直言麻醉师是主观所为:"他故意打错位置,故意让老太太痛。"

  老人咬牙硬挺

  腿麻得抬不起下体痛如刀锯,嘴唇都咬破了

  赵女士介绍,74岁母亲5月15日在大同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,"5月17号上午11:00进手术室,差不多两个半小时,医院诊疗记录上写的是11:40注射**。12:17临时改变手术方案,变成全子宫摘除手术。"

  赵女士告诉记者,"老太太躺在手术台上叫唤'痛死我了',就感觉腿是麻的,子宫全是痛得受不了,是被牵拉出来拿刀子锯的那种痛苦。我现在都不敢想象,老太太就这样咬牙坚持了一个多小时。"

  医院术后麻醉访视记录显示--医生勾选"不痛"

  "我问我妈咋不反抗呢,我妈说腿麻得抬不起来,她要是腿能蹬的话,医生也做不成手术。"

  赵女士表示,母亲全程是清醒的,腿全程都是麻的,手也固定在手术台,但是子宫摘除取出去了,"我都不忍心发那些图片,我现在看着都痛,我妈说比生孩子都痛。"

  "她喊痛没人理,麻醉师李某就在她跟前,但理都不理,还让我妈闭嘴不让说话,她下面痛得都喊不动了,只能咬牙切齿把嘴唇都咬破了,当时那些医生都在那儿笑,还说你看老太太咋咬牙切齿的。"

  麻醉药量不足?

  家属称麻醉师没签麻醉方案更改知情同意书

  赵女士确定,麻醉师李某当时是听到了,"我妈戴着氧气罩喊的,但是他绝对能听到,他当时在我妈头跟前,离我妈最近,别的医生都在下边配合做手术。

  主刀做手术的是上海专家,"现场围观的医生在那学习,没一个人问一下老太太到底痛不痛,都没人跟老太太沟通。"

  赵女士告诉记者,"下午13:20,我妈她被推出手术室,脸纯粹都是灰的,受了大罪了,我们后边到病房,我妈妈问他'为啥当时痛死了,你咋不理我',但麻醉师一声不吭。"

  赵女士解释说:"他技术不高,我们现在怀疑他把麻醉打错位置,我妈的腿是麻的,为啥子宫痛成这样?**量给的不够,手术方案更改了,麻醉方案也应该相应更改,前面是小手术,现在是把子宫全切除,不应该给增加**吗?"

  手术更改,麻醉师难道不知道吗?赵女士表示质疑道:"她是74岁老人,麻醉师应该耐心交流。既然决定全子宫摘除,为啥麻醉师没让我们签麻醉方案更改的知情同意书。"

  赵女士表示,母亲差点痛死,但医院手术记录上竟然还填写的是麻醉效果满意。

  医院手术记录显示——“术程顺利,麻醉满意”

  记者看到,医院一些手术记录上勾选填写的记录显示“术程顺利,麻醉满意”。

  赵女士说:“所有的‘满意’、‘不痛’全是医生签的,我有证据,出院收据流水能证明我妈妈一直在输着止痛药曲马多。”

  没法原谅自己

  女儿称手术后母亲问是不是没给医生红包

  赵女士坦承,作为女儿,她被母亲埋怨,她很内疚。“手术完了后,我妈就跟我说,闺女,是不是没给人家红包,妈妈差点痛死。我一听就差点哭晕过去,我看我妈痛成那样,受大罪了,因为是我给联系的医院,我都没法原谅我自己。”

  赵女士告诉记者,手术前她给了主刀医生和麻醉师红包,没想到在麻醉环节出了问题。

  “麻醉师给的是500元红包,是手术当天11:00妈妈推进手术室时给他的,用信封包的塞到他兜里的。”

  “我后来去找,医师当时都在场,我问我妈妈呼救时你们都在哪,为啥没有人理老太太?他们可能觉得愧疚,麻醉师当面就把红包给我扔回来了。”

  赵女士认为,母亲经历痛苦,这是麻醉师主观造成的。

  麻醉医生回应

  麻醉时长1小时20分,麻醉过程没有问题

  记者拿到相关诊疗资料,术前小结显示使用的是“腰硬联合”麻醉方式。术前谈话记录、麻醉知情同意书显示麻醉时长1小时20分。手术记录显示使用的是“蛛网膜下-硬膜外复合”麻醉方式。

  6月15日,事发近一个月,记者联系大同市第一人民医院麻醉科参与手术的麻醉师李医生,希望了解麻醉情况。

  “没有问题,没有,没有。你是媒体的,不好意思。”对方得知记者采访,随即挂断电话,再未接听。

  卫健委回应

  **情况问医院,没得到麻醉师收红包信息

  6月15日,记者联系大同市卫健委,医政科工作人员表示:“他们正在走医疗事故鉴定程序。本身应该没有问题,医院这边反馈也是给请的最好的专家。”

  对于麻醉师收红包问题,工作人员答复称:“没有得到相关的信息。”

  记者询问**是否打错部位、用量有无不当,工作人员表示:“不太清楚,这需要去向医院了解一下。”

  当日,记者多次拨打大同市第一人民医院两位院领导的手机,均无人接听。

  赵女士表示,事发后,家属第一时间向院方反映。“医院到现在都没有正式表态,这样的医生我们没法原谅。”

  赵女士说:“医院分管副院长说管不了,说没那权利,处理不了,我打了市长热线投诉。”

  市长热线回复

  医生当时集中讨论被麻醉患者误以为聊天

  赵女士提供的市长热线回复录音显示,医院麻醉科全体医护人员召开会议,对如何提升麻醉质量,改善服务态度做了深入讨论。

  经询问当时麻醉医生、手术专家、主治医生及巡回护士发现,当时是因为临时更改手术方式,大家在集中讨论,被麻醉后的患者误以为聊天。麻醉医生李某对自己和患者的沟通不畅深表歉意,表示会向患者及家属充分解释沟通。

  医院麻醉科将以此为契机,严抓医疗质量管理,并向患者及其家属表示诚恳歉意,感谢赵女士对医院工作的监督和提出的宝贵意见。

  对此,赵女士认为避重就轻,不痛不痒。赵女士告诉记者:“医院副院长曾经到病房几回,也承认是个事故,说让老太太好好养病,等病好了再说,会让麻醉师跟我们联系,住院期间,他未向老太太道过歉。”

  担心留后遗症

  手肿腰痛不能坐,靠打止疼针才能睡一会儿

  赵女士担心老人会有后遗症,“我妈后来打了两天的止疼针还是痛得不行,打上止疼针才能睡一会儿,恢复起来很慢,到今天快一个月了,还喝着止痛化症颗粒,腰痛还不能坐,出院20多天,手还是肿的。”

  赵女士希望医院能赔礼道歉,提供必要的疗养条件。“她眼睛以前就有点白内障,她想不通,在医院就大哭过好几回。她信佛,吃斋念佛的人碰上这样痛的经历也睡不着觉,眼睛都红肿睁不开,都有结膜炎,人也变得抑郁了,不太想说话。”

  公益律师说法

  协商调解不成,可申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

 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、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受访指出,如手术方案更改,而院方未更改麻醉方案,或者未要求家属对麻醉方案签字认可,那么家属高度怀疑**打错部位以及用量不够是合理的。

  赵良善表示,虽然医院手术记录显示“术程顺利,麻醉满意”,但是该记录有悖于事实:出院收据流水能够证明老人一直在输着止痛药曲马多。

  赵良善建议,此医疗纠纷发生后,老人及其家属应按以下程序进行处理:

  其一、老人及其家属第一时间和医院医务科联系、投诉,要求复印诊疗病历,并会同医院方代表一起共同封存病历(包括诊治病历、住院病历、手术同意书、会诊讨论记录、麻醉记录等所有资料),向医务科索要《医疗纠纷投诉表》回执。

  其二、老人及其家属可自行协商,也可通过卫健委进行处理。

  其三、如协商或调解不成,可申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,患方应向专家小组提交书面陈述。如老人及其家属对首次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结论不服的,可以自收到首次鉴定结论之日起15日内,向医疗机构所在地卫生行政部门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。

  其四、医疗纠纷的诉讼时效是一年,从老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,老人及其家属可向医院所在地法院起诉,在诉讼中,可委托法院进行医疗过错的司法鉴定。

首页 | 资讯 | 科技 | 农业 | 机电 | 帝答 |
品味科技、农业、机电行业新知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