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品三帝

从新说唱选出的四强,看中文说唱接下来要走的路

原标题:从新说唱选出的四强,看中文说唱接下来要走的路

今年《中国新说唱》已然尘埃落定,激动并刺激了小半年的说唱乐迷及吃瓜群众,这一次终于可以平心静气坐下来聊一聊并总结了。

《中国新说唱》当然是一个关于说唱的节目,它有赛制更推作品,其中像《星球坠落》、《木兰》、《新三部曲》、《水滴石穿》、《华夏power》、《乌云中》、《童言无忌》等等歌曲,更在节目播出后,成为点击率极高的金曲。

虽然《中国新说唱》这个节目,很像是为说唱圈开辟的“华山论剑”舞台,但今年《中国新说唱》最后前四强的归属,却肯定不在大多数说唱迷赛前的预料之内。因为在说唱圈的范畴里,无论是论技术、论声望、论资历,都不应该是这样排名的。

那么,为什么是他、他、他和她,最终能够站到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决赛舞台?这个为什么,恰恰正是《中国新说唱》这个新字的诠释。

新,其实代表着一种未来的方向;新,其实也是另一种角度对于地下说唱文化的定义……

艾热——你们会的我都会,不会的也会

作为今年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冠军,艾热的特点,已经不是均衡,而是其他选手会的,他都会,不会的他也会。

在今年《中国新说唱》的舞台,艾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一役,反倒不是总决赛的《新三部曲》,而是复活赛时以一敌五、战而胜之的壮举。也是因为这样的场面和结果,甚至怀疑他的复活是不是一次巧妙的安排。

一首燃炸现场的《WestSide》,先是战胜了满舒克;而在和王以太的对局中,艾热又以一首《都是小事儿》,致敬了一把快乐简单的九十年代,从侵略感十足的《WestSide》到轻盈律动的《都是小事儿》,艾热的举重若轻和游刃有余,由此可见一斑。

而和小青龙对局时表演的《往昔》,既是艾热的经典,也可以说是他风格的一种集成。这首歌曲,一半是走心,一半是炫技。从另一个角度来讲,同样可以说一半是传唱,一半是品质。这种两边都出彩的结构,几乎就是说唱乐、甚至流行乐的最高水准了。

另一首《受够了》,除了炫技本身之外,通过Rap时不断的Break,反复增强那种燃炸的效果,颇像是排比手法在音乐上的运有和,这也让整首歌曲不断原地爆炸,听来十分过瘾。

艾热确实是今年《中国新说唱》里从技术到表演,再加上音乐性上最全面的一位选手。尤其是,他真的是一个金曲制造机,就像他在复活赛时霸气说的那样,他既要唱五首霸榜的歌曲,还要复活一样,艾热在今年《中国新说唱》里的霸榜歌曲,真的是层出不穷。而且除了那些燃炸的作品,他和李佳隆合作的《星球坠落》,又是一首抒情到酥麻的说唱情歌,其跨度之大,简直难以想象。

当然,这首歌曲也让更多人知道,原来说唱风格也可以有这么好听的“芭乐”。

刘柏辛Lexie——她像蕾哈娜(Rihanna),她更是国际化

作为四强中唯一的一位女选手,刘柏辛Lexie无论是性别还是形象,都足够特别。而除了酷,刘柏辛还是有一个特点,就是酷似Rihanna。这,指的既是长相,还包括国际化的音乐方向。

目前的刘柏辛Lexie,并不算是一个真正趋于完美、成熟的Rapper。但她身上有一种特质,就是未来式的可能性。也正是这种可能性,让她的音乐有了一种可塑性,所以常常会给人一种意料之外的惊喜。

和《中国新说唱》舞台很多选手的接地气不同,刘柏辛Lexie不接地气却接洋气。在Trap作为音乐表达的主线条下,刘柏辛Lexie的音乐创作和制作逻辑,完全都靠近国际化。

《CityLights》里,她运用Auto-Tune处理出具有递进效果的人声,“ShineBrightLikeADiamond”这一句,虽然有借鉴Rihanna《Diamonds》的手法其中,但发音上那种韵腔的巧妙运用,恰恰可以显现出刘柏辛Lexie创作的源头。

《木兰》则是刘柏辛Lexie在本次《中国新歌唱》里的爆款曲。你以为这是一首“中国风”主题的歌曲?具体来看,确实有一些“中国风”的歌词,但在整首歌曲的编排上,却是完全的Trap逻辑。

特别是歌曲里大量四连音的运用,不仅成为了《木兰》整首歌曲的支点,而且不管音调的起伏穿越,最终又都会回到这个支点,这种近似网状的歌曲结构,也就更起到了洗脑的倍数效果。

尽管现在的刘柏辛Lexie还处于成长阶段,但她对于旋律的敏感,再加上综合层面的均衡,其实倒是《中国新说唱》这个节目,对于“新”这个定义的某种诠释。

ICE——他是小清新,也是老司机

如果一定要选ICE在今年《中国新说唱》里,最具代表性的作品,我选《AYA》。

ICE并不是那种热血、燃炸型的Rapper,甚至他的音乐还有点说唱界里小清新的感觉,这倒是和他偶像派的外表,很搭。

《AYA》听起来甚至有点阳光的励志,尤其是其中元气满满的Swag气质,更让ICE在《中国新说唱》的舞台显得不同。甚至可以说,Swag也成了ICE其中一个重要的音乐标志,甚至影响到他台风的成熟稳健,以至于在用一首《AYA》击败王以太的时候,也反衬出王以太至少在舞台的表现上,确实不如ICE老练。

ICE也是一个非常擅长运用Auto-Tune的Rapper,在《TrustMyGut》、《UDon’tKnow》和《华夏power》等作品里,他都大量运用了Auto-Tune。

而且从这些歌曲里,可以很明显感受到ICE运用的Auto-Tune,在很多Hook段,他都会在一些强拍的字节里,利用Auto-Tune的突然变调,起到一种类似人声技巧中真假声转换的效果。

从单纯的人声技术,到人声与科技相辅相成的合作,这是音乐的进化,也是Auto-Tune最高级的运用。

除此之外,ICE还是一个很会写Melody的Rapper,《ICE》、《AYA》这些歌曲从结构上来讲,虽然复杂且长,但ICE正是通过旋律谱写的天赋,让歌曲常常有曲径通幽的精彩。

长得小清新的ICE,在音乐上其实也是个老司机。

那吾克热——玩说唱,更爱玩音乐

那吾克热是今年《中国新说唱》比较有争议的一个选手,即使到了总决赛这一期,还是会有很多人,因为那吾自己队友把票投向艾热,而当成他的一种“槽点”。

实际上,那吾克热在《中国新说唱》舞台的“孤独”,恰恰是因为他的“出身”。因为是学院派独立音乐人,因为并非根红苗正的地下Rapper出身,也让那吾克热与很多《中国新说唱》的选手,并没有太多的交集。甚至因为他说唱血统的“不正宗”,让他和很多选手,有点格格不入的意思。

其实,那吾克热的音乐同样如此。也可以说,那吾克热的说唱,是带有更强烈独立音乐属性的说唱。可能在Rapper的眼里,他在Rap细节的处理上,变化不够丰富,但如果将眼光放到一个更高的格局,其实Rap更像是那吾克热音乐的一个支点,而他真正想做的,则是用Rap这个支点,辐射出音乐的更多可能性。

像《四季》里新疆弹拨乐器的运用,其实很好地起到了一种Punchline的作用,并和那吾克热人声表现的Hook部分,形成了一种更有立体对应效果的双Punchline效果。

而另一首采样林忆莲经典作品的《纸飞机》,可能在很多Rapper眼里,会认为有些偏离说唱乐的轨道。但结合童谣、雷鬼等等元素,恰恰说明那吾克热在音乐整体性的视野,要比一般Rapper来得更为开放。

除此之外,那吾克热的Rap环节,也有很浓烈的Eminem气质。像《漂PartII》、《儿子娃娃》,以及在总决赛的舞台表演的《水滴石穿》(采样《LoseYourself》),那种燃爆的侵略性,不仅有戏剧感,更有代入感。

那吾克热在音乐上的开放属性,也让他在《中国新说唱》的舞台,成为了一个“非主流”。从狭义的说唱来讲,他的音乐可能不够纯粹;但从广义的说唱来讲,他的作品又更具有融合的特质。

2018《中国新说唱》的前四位已经尘埃落定,但从最终的结果来看,这四位选手都有近似的特点,就是在品质和传播性上,都有更好的保证,而不仅仅只是局限在说唱圈内部的标准范畴里。

这本身也是《中国新说唱》这个节目的意义。这个节目并不单纯是为街头说唱来归总排位,也不是用纯粹的技术考核技术。《中国新说唱》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带有拨高文化意义,并且能够把说唱文化从一个小细节,上升到大格局层面的节目。

它,既是说唱音乐的推广者,也是说唱文化的发酵剂,它更是说唱文化不断前进的参与者,既代表了一个现状,更代表了一种趋势。

尤其重要的是,因为刘柏辛Lexie,因为那吾克热,这次的《中国新说唱》也真正体现出一个特点,那就是很说唱,但更新。

原文链接